大浪淘沙 聽動能澎湃(大江奔流——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老湿免费48福利体检区

  “收網!”8月11日18時,伴隨著螺旋槳擊打江水發出的聲音,上海市崇明區城橋鎮漁民陳文良打上最後一桶鳳鱭,自此封船上岸。長江入海口這片出產鮮美漁獲的淡咸水交匯水域,從此全面禁漁。今年夏季,在自願基礎上,上海對179條長江捕撈漁船進行瞭拆解,3000多名漁民告別江海上岸。

  崇明區東南方向50公裡外,上海張江綜合性國傢科學中心,“硬X射線自由電子激光裝置項目”正在緊鑼密鼓地建設,建成後將與其他項目一起構築光子科學中心。上海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,一路對標國際克難奮進。

  “努力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生態更優美、交通更順暢、經濟更協調、市場更統一、機制更科學的黃金經濟帶”“使長江經濟帶成為引領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生力軍”——2018年4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提出明確要求。

  從雲貴高原到東海之濱,從橘子洲頭到揚子江畔,一幅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畫卷正在舒展。

  取舍之道,新理念引領新發展

  8月的江西鄱陽湖國傢級自然保護區,上下天光,一碧萬頃。

  每年入江水量約1450億立方米,占長江徑流總量近1/6。鄱陽湖的水質好壞,直接影響長江生態。

  江西省九江市湖口縣金砂灣工業園,潯朋化工有限公司裡,再也不見昔日卡車穿行不息、噪聲刺耳的場面。這是一傢“散亂污”化工企業,前不久被當地政府責令關停。盡管心有不舍,但企業負責人朱寧國說,這種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的經營模式已然走到盡頭。

  “鄱陽湖沿湖15個縣(市、區),九江占瞭7個。為保一湖清水,長江岸線1公裡、鄱陽湖流域1至3公裡范圍內的項目,一律不予批復。”九江市委負責同志介紹,“我們重拳打擊‘黑色經濟’,今年上半年累計立案72件,關停取締‘散亂污’企業223傢。目前,九江范圍內的鄱陽湖區,Ⅲ類水質以上的水已占80%。”

  理念先行,改變如影隨形;江流無聲,變革悄然發生。

  發展經濟不能對資源和生態環境竭澤而漁,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不是矛盾對立的關系,而是辯證統一的關系。

  一條清澈的甌江,把浙江省麗水市的古堰畫鄉隔成瞭兩部分。這邊是通濟古堰,1500年來日夜不息地滋潤著兩岸的樟樹與居民;那邊是大港頭鎮,屋簷下,轉角處,慕名而來的藝術傢們聚集於此居住寫生。

  “每天體味這裡的青山綠水,感悟風土人情,這些元素都被揉進畫裡。”從一幅10米多長的畫卷前站起,來自杭州的年輕畫傢林大衛說。

  畫傢、遊客多瞭起來,當地村民也吃上瞭“畫鄉飯”。依托農傢樂、民宿等休閑業態,古堰畫鄉村民人均年收入已從2005年的3000多元增至如今的3.5萬元。

  “麗水將繼續擦亮生態底色,深入踐行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’理念,在生態文明建設、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等方面當好探路者和模范生,建設美譽度越來越高、影響力越來越大的綠色發展模范城。”麗水市委負責同志表示。

  今年上半年,長江經濟帶優良水質比例為74%,比去年提高0.1個百分點;劣Ⅴ類水質比例為2.4%,比去年下降0.6個百分點。兩年多來,長江經濟帶沿線省市經濟增速總體高於全國平均水平。今年一季度,貴州、雲南、江西、四川、安徽、湖南等長江經濟帶沿線6省GDP增速均超過8%。

  “實踐表明,樹立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理念,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,完全可以相得益彰。”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說。

  破立之舉,新動能塑造新優勢

  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。如何擺脫傳統發展模式的路徑依賴,積極穩妥騰退舊動能,加快形成新的產業集群?

  重慶,汽車年產量接近300萬輛,但基本以中低端車型為主,平均每輛售價不到10萬元。

  推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,成為重慶新舊動能轉換的不二選擇。

  偌大的展廳裡,新能源汽車占據瞭超過一半的面積。在重慶兩江新區長安汽車展覽中心,搭載L3級自動駕駛技術的新款車型不僅能夠實現無人駕駛、自動泊車,還具有智能語音、人車交互等多項智能技術。

  “目前我們已經掌握100餘項智能技術,其中60餘項智能技術已在量產車型上應用。”重慶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譚本宏說,“今年我們在智能化領域投入將達16億元,未來10年將累計投入200億元。”

  在重慶市發展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王志強看來,要實現轉型升級,落後產能必須堅決退出。2017年,重慶否決不符合產業政策和污染治理等要求的項目26個,涉及投資約20億元;取締“地條鋼”產能289萬噸,去水泥產能245萬噸。

  目前,代表著綠色、環保、高科技的新能源汽車、智能汽車,圍繞“芯、屏、器、核”打造的電子信息產業,以及大數據、智能制造在內的數字經濟,三大特色產業日益成為重慶高質量發展底氣所在。

  培育周期較長的新興產業,無疑屬於“勇敢者的遊戲”;拿出真金白銀投入,更需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氣度。

  中電科蕪湖鉆石飛機制造有限公司廠房內,技術人員正在對一架架雙座、四座通用型飛機進行組裝、測試。這傢引進國外機型和技術的飛機制造企業,僅用短短4年多時間,就成功走出瞭一條創新發展之路。

  去年7月,公司生產的首架“安徽造”通用飛機試飛成功,訂單紛至沓來。“當下,我們正集聚科研力量,著手研發國內首款混合動力飛機。希望有朝一日能向電動方向發展,成為這一行業的翹楚。”公司董事長平麗浩信心滿滿。

  吐故納新、留出空間,方能騰籠換鳥、鳳凰涅槃。

  在四川,信息技術、新能源、高端裝備制造等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蓬勃興起,正力攀轉型升級“制高點”;在湖北,依托芯片、網絡安全、下一代汽車和航天四大產業生態圈,新“武漢造”正崛起發力;在上海,和輝光電第六代AMOLED顯示項目、海爾智谷、華為研發中心等一批百億元級項目,正跑出世界級產業集群建設的加速度。

  縱橫之間,新機制醞釀新格局

  今年5月28日,江蘇省南京市江寧開發區和德國圖林根州經濟、科技與數字社會部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加強在汽車、光學、機械等領域的合作。此前,2011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、以色列工學院工程材料系教授達尼埃爾·謝赫特曼及團隊核心成員,攜智能計算新材料項目,在江寧開發區內的“諾獎小鎮”簽約落戶。

  江寧開發區,正展開越來越多的高規格國際創新合作,匯聚越來越多的海內外高層次人才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:“要著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把長江經濟帶得天獨厚的科研優勢、人才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。”

  為打通科創成果轉化“最後一公裡”,南京推出瞭每年按績效給予新型研發機構最高500萬元獎勵、人才團隊持股等激勵措施。今年上半年,南京新登記科創型企業約1.3萬戶,同比增長31%。量子通信、智能計算機、新材料、人工智能醫療等一批具有產業變革前景的新技術、新業態加快推進。

  如果說,創新驅動,關鍵之一要靠“人和”;那麼,提高長江運輸效率,“黃金水道”真正成為連通長江經濟帶的“水上高速公路”,則得盡“地利”。

  長江幹線航道長期存在“兩頭深、中間淺”問題,江海聯運貨物需要在湖北宜昌轉裝小船,待到湖南嶽陽城陵磯又復換大船。

  近年來,隨著荊江河段航道整治等工程陸續竣工,長江幹線宜賓以下航道全部建成高等級航道,一條綿延2800多公裡的“水上高速公路”日漸成形。

  “未來大型標準化船舶,可以實現從重慶到上海洋山港、浙江寧波舟山港的‘江海直達’。”交通運輸部總工程師薑明寶表示。

  從產學研合作到江海陸聯運,從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到上下遊樹立“一盤棋”思想,協調發展、有機融合的黃金經濟帶新格局正在形成。

  “來到這裡6個月瞭,感到自己既是浙江人,又是上海人,如果一定要貼一個身份標簽,應該叫‘長三角人’。”來自浙江省發改委的華毛,於今年春節前夕,與10多位來自上海、江蘇、安徽的同事一起入駐“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”。

  在位於上海市武康路103號的這座不起眼的小樓裡,完成的每項重要工作,幾乎都是長三角區域合作中的創舉和突破。

  “力爭通過三省一市共同努力,使長三角地區成為全國貫徹新發展理念的引領示范區,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群。”上海市委有關負責同志表示。

  百舸爭流千檣競,借風揚帆奮者先。展望未來,長江經濟帶正以綠色發展的新坐標、創新驅動的新格局、開放融合的新姿態,挺起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堅實脊梁。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8年08月20日 02 版)